外援新政和吴庆龙能否根治前FMVP的任性?

外援新政和吴庆龙能否根治前FMVP的任性?
亚当斯 亚当斯

  头条号 韩暄

  10月15日,《青岛日报》发布消息称,经过主帅吴庆龙的确认,曾经获得CBA联赛FMVP的达柳斯·亚当斯已经基本确定加盟青岛男篮。今年30岁的亚当斯是新疆男篮首次赢得CBA总冠军的功臣,但上赛季他在球场内外的表现也许真的只能用任性来形容,因此,亚当斯究竟会在新赛季打出昔日FMVP的风采还是重演上赛季的任性,真的是一个令人好奇的问题。

  成败亚当斯

  亚当斯亮相男篮亚冠杯。

  2016年7与29日,新疆男篮正式发布与亚当斯签约的消息,尽管加盟新疆男篮之前已经成为2015-2016赛季ACB联赛(西班牙篮球甲级联赛)的得分王,但身为2011年落选秀而且从未有过NBA经历的亚当斯加盟新疆男篮,还是多少让人有些意外。

  让新疆男篮和新疆球迷感到欣喜的是,亚当斯很快就凭借自己的表现获得了球队和球迷的认可。2016-2017赛季CBA常规赛开始之前的男篮亚冠杯的赛场,亚当斯与布莱切联手帮助新疆男篮赢得了最终的冠军,二人也同时入选这项赛事的最佳阵容。

  随着2016-2017赛季的CBA常规赛正式开打,亚当斯更是逐渐成为新疆男篮最为重要的得分点,第三轮新疆男篮客场118比113险胜浙江广厦的比赛中,亚当斯不仅砍下全场最高的41分,而且新疆男篮也正是凭借他最后时刻的连罚连中,才最终艰难赢球。

  当然,亚当斯在CBA的第一个赛季收获的并不全是掌声,只要站上球场就异常玩命的他,在一些比赛中疯狂浪投三分球的表现,也让他时不时遭到各方的批评。尤其是新疆男篮客场85比117不敌广东男篮的比赛中,在三分线外17投仅仅2中的亚当斯,也几乎被视为是球队输球的原因之一。

  掌声和批评“齐飞”,也成为亚当斯在2016-2017赛季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,但随着他帮助新疆男篮闯进最后的总决赛,并且在总决赛场均砍下34.8分带领新疆男篮4比0横扫广东男篮赢得队史首个CBA总冠军,一切有关亚当斯的质疑都就此烟消云散。

  亚当斯在2016-2017赛季的成功,新疆男篮也确定了以亚当斯为主的策略,但随之而来的,就是新疆男篮也不得不承受亚当斯在球场上的任性——也许还必须承认的是,亚当斯的确也是新疆男篮阵中相当玩命的一个,新疆男篮队医、多次被借调至国家田径队工作的郭小林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亚当斯的确是球队内“轻伤不下火线”的典范。

  2017-2018赛季、2018-2019赛季,亚当斯的场均出手次数分别达到29.7次和27.2次,这一方面让亚当斯成为CBA赛场上最能得分的球员之一,另外一方面,也让亚当斯几乎成为CBA赛场上浪投的代表。

  尤其是随着阿的江的到来,亚当斯与新疆男篮的矛盾开始日渐凸显,阿的江也在一些比赛结束之后直接将矛头对准了亚当斯——戈尔其实也有过类似的表达。2018-2019赛季常规赛进入尾声时,亚当斯在社交媒体上开始倒计时自己效力新疆男篮的比赛,更是让亚当斯与新疆男篮的矛盾彻底公开。

  上赛季与四川男篮的比赛,亚当斯最后时刻引发争议。

  2019年2月17日,新疆男篮在客场127比84大胜四川男篮的补赛,亚当斯又一次成为“众矢之的”。 第四节仅剩3秒结束时,亚当斯抢下后场篮板球达成三双,因为比赛已经丧失了悬念,出于尊重对手的习惯性做法,亚当斯应该稳稳控制皮球将时间耗尽即可,但亚当斯不仅选择了快速发动进攻,而且在被对手犯规之后还不依不饶地向裁判示意犯规——由于亚当斯被犯规时比赛已经结束,场边的啦啦队队员都已经开始进场,在裁判吹罚犯规之后,啦啦队的姑娘们重新回到场下。

  随着亚当斯3罚2中之后,比赛就此结束。亚当斯的这种做法,不仅让四川男篮的外援汤普森有些不满,而且四川男篮主帅尹逵在和阿的江握手致意之后,也指责了亚当斯的这种做法。虽然可兰白克特意走上去为尹逵进行了解释,但亚当斯却又走上前去想与尹逵进行一番理论,这也使得场边的局面一度有些混乱。

  任性亚当斯

  2019年4月17日,新疆男篮还集体为亚当斯“庆生”。

  2019年3月13日,新疆男篮主场142比118大胜青岛男篮的比赛中,亚当斯砍下全场最高的49分、10次助攻,这场比赛也成为亚当斯在新疆男篮的告别演出。3月25日,新疆男篮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由费尔德取代亚当斯出战季后赛。

  据新疆男篮无奈透露,在新疆男篮备战季后赛的过程中,亚当斯因为个人原因不仅训练状态不佳,甚至还曾经多次提出要回国处理个人问题的无理要求。而从另外一些媒体所透露的消息看,亚当斯不仅以没有接到通知为由错过训练,而且还提出过更加无理的加薪要求。

  仅仅从这些所透露的消息看,亚当斯也许犯上了“耍大牌”的毛病,再加上他与新疆男篮之前的一些几乎被公开的矛盾,新疆男篮彻底放弃亚当斯也就成了必然。

  亚当斯上赛季的任性,其实不仅仅体现在球场之外,球场之上的亚当斯,也几乎成为让新疆男篮感到头疼的球员。他的确依然可以得分,但这几乎是建立在他大多数时间无视队友、甚至无视球队整体利益的前提之下,球场上如此任性的亚当斯,又怎么可能带领新疆男篮走得更远!

  事实上,随着季后赛的进行以及总决赛的开始,渴望重夺总冠军的新疆男篮,还曾经想过重新起用亚当斯,但奔赴客场的亚当斯再次提出无理的要求,这不仅使得费尔德不得不在总决赛期间继续“享受”被包夹的无奈,而且新疆男篮也最终在总决赛中完败出局。

  场上任性进攻,如果亚当斯能够带领新疆男篮不断前行,他的这种任性也许还能获得球队的谅解,但在场外也如此任性,那不管是新疆男篮还是CBA联赛恐怕都难以容忍了。毕竟,对于一个联赛而言,一个缺乏体育道德甚至罔顾球队利益的球员,真的不能算是“良配”。因此,亚当斯虽然又曾经在社交媒体上一遍遍展示自己在CBA获得的奖项、一遍遍贴出自己身穿新疆男篮球衣的照片,但新疆男篮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
  从昔日的FMVP到变得越来越任性,一方面倒计时、另一方面却又不断展示自己对于新疆男篮的热爱,亚当斯任性的同时也给人呈现出一个非常矛盾、甚至分裂的总体形象。亚当斯与新疆男篮的分手,也许是多方面原因共同导致的,但有一点也许可以肯定的是,亚当斯恐怕多少缺乏一些对于CBA的尊重。

  驯服亚当斯

  重返CBA的亚当斯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现?

  随着青岛男篮几乎是“官宣”了亚当斯的加盟,昔日的FMVP显然已经解决了新疆男篮优先预约权的相关问题,因此,接下来最让人好奇的一点,在于青岛男篮究竟是会拥有一个什么样的亚当斯。

  之前已经说过,球场上的亚当斯的确可能“一会是天使一会是魔鬼”,而在他效力新疆男篮的最后一个赛季,这一点也有着更加明显的体现。当亚当斯是“天使”时,他不仅可以疯狂的得分,而且也可以用自己顽强拼搏的劲头带动全队;当亚当斯是“魔鬼”时,他在进攻端“独断专行”的表现,却又可能导致球队的整体崩盘。

  《青岛日报》相关报道。

  这也许就是青岛男篮和吴庆龙在未来所面临的一大挑战,他们究竟会让亚当斯向哪个方向发展。对于已经多年缺席季后赛的青岛男篮而言,他们需要一个得分点,也需要一个能够激发全队的核心——赵泰隆的加盟,让青岛男篮的确比上赛季看上去更值得期待。

  回顾亚当斯在新疆男篮的最后一个赛季,如何让亚当斯在场外也不要任性,也许同样是青岛男篮和吴庆龙所考虑的一个问题。很难想象,如果亚当斯像上赛季末期那样,无故缺席训练而且提出一些无理要求,青岛男篮又该如何应对?

  总之,亚当斯和青岛男篮的可能结合,因为亚当斯之前在球场内外的一些表现,还是让人充满好奇。如果从好的方面说,只要吴庆龙能够“驯服”亚当斯,让他更多的时候在球场内外都如同“天使”,那么青岛男篮的新赛季也许真的值得期待。

  这是对吴庆龙的一次考验,同样也是对于亚当斯的一次考验,有过一次让人失望的任性之后,30岁的亚当斯也许同样需要CBA的重新认可。

  有过先例

  斯托克斯上赛季在新疆男篮表现不错。

  亚当斯与青岛男篮的未来究竟如何,如今当然只能是一些猜测,不过,新疆男篮近年的几位外援,也有过在饱受指责后重新证明自己的表现。

  上赛季的新疆男篮,从常规赛到季后赛多次更换外援,常规赛最后一位加盟球队的外援、贾内尔·斯托克斯,也许就是重新证明自己的绝佳例子。

  时间回到2018年2月2日。浙江稠州银行男篮发布公告称与外援斯托克斯解约,浙江稠州银行并且将“CBA最没有职业操守外援”的名号“赠送”给了斯托克斯。在当时看来,浙江稠州银行这样表态也没有问题,毕竟,赛季刚开始的时候就表示自己因伤缺阵三场比赛,而且与球队商量这场比赛(与辽宁男篮)不打剩下的比赛一定好好打的斯托克斯,真的让整个CBA都叹为观止。

  因此,在新疆男篮选择斯托克斯的时候,很多人都不认可新疆男篮的这个选择,但随着斯托克斯越来越出色的表现,“CBA最没有职业操守外援”的名号,也逐渐远离斯托克斯。

  经历了一系列的失望重新回到CBA赛场的斯托克斯,的确给人留下耳目一新的感觉,在为新疆男篮出战的22场比赛中,他场均贡献24.8分、12.2个篮板,尤其是在与广东男篮的总决赛中,斯托克斯更是成为新疆男篮最为稳定的得分点。

  回顾新疆男篮与广东男篮的总决赛,费尔德遭到对方球员的重点照顾,成为新疆男篮完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因此,在总决赛进行期间,如果亚当斯不是那么任性,他和斯托克斯会不会让新疆男篮更有竞争力,的确是一个非常让人好奇的问题。

  不仅是斯托克斯,新疆男篮曾经更加倚重的布莱切,与新疆男篮不欢而散之后上赛季在天津男篮也有着不错的表现。虽然这不足以让昔日的“大吕布”彻底扭转他之前留给新疆男篮乃至CBA的恶劣印象,但能够重新回到CBA赛场,而且也的确没有干什么伤害球队的事情,布莱切也同样算是重新证明了自己。

  还有束缚

  按照《青岛日报》的报道,亚当斯将在10月17日左右与球队回合,这也意味着亚当斯与青岛男篮会有将近半个月的适应期。在告别新疆男篮之后,回到国内的亚当斯也没有闲着,甚至还曾经搞过青少年篮球训练营。

  从这个角度看,亚当斯的状态也许并不需要太过于担忧,如今最值得“担忧”的,依然是吴庆龙能不能“治”好亚当斯在球场内外的任性。

  说到这里,也不得不让人感慨几句。作为一名职业球员的亚当斯,竟然最让人担心的不是竞技状态而是比赛态度、职业态度,这究竟是亚当斯的错误还是CBA的错误?一些从CBA赛场上赚取了大笔金钱的球员,为什么会回报以任性?

  也许唯一让人“欣慰”的是,亚当斯和布莱切毕竟成功过、斯托克斯也已经抹去了曾经的那些“恶行”,而且与此同时,对待外援也越来越严格的CBA,也同样正在努力改变只能任由外援耍大牌的不利局面。

  这样说并不过分,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,在即将开始的2019-2020赛季,CBA各球队与外援签订合同的试用期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按月签,一个月为一个试用阶段,前两个月外援的合同为非保障合同,两个月之后球队决定继续留用,外援的合同将自动转变为全保障合同;另一种是按场次签,每10场为一个试用阶段,前20场外援的合同为非保障合同,20场之后球队决定继续留用,外援的合同将自动转变为全保障合同。

  仅仅从亚当斯与青岛男篮的可能结合来看,这意味着亚当斯如果想真正获得青岛男篮乃至CBA的认可、真正像之前几个赛季那样赚得大钱,至少在前两个月或者前20场比赛中不能过于任性。这也意味着即将重返CBA的亚当斯,将面临吴庆龙和“新政”的双重管束,那么,必须为自己钱包负责的亚当斯,新赛季还能那么任性吗?

亚当斯新疆CBA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